雁南south。

养不起女儿耗不起肝
画不动同人写不动文
你好,我叫咸鱼。

《白雪予你》壹

1.遇。

    漓歌不知道他姓什么,自从有记忆开始就是无止境的流浪。

    其实他还记得一点小时候的事,大概在三四岁的时候,身边是有个孩子的,高他一个多头,漓歌叫他虫哥哥。但是记忆里他的言行举止显得有些老练,实在是与这张少年模样的脸配起来。
    于是漓歌就把他当成了一个错杂的记忆,大概是缺乏关怀导致的幻想吧。他这么想。

    “我要去一座高山,那儿雪顶寒风,不能带你去了。但是你放心,我会回来找你的。”
    漓歌记得那个孩临走前对他说过这番话,留下个胡桃木雕成的挂坠,便拿着把粗糙木剑独身离开,把刚刚五岁的他留在了扬州。

    已经过去了十年,那时吸着鼻子踩着破鞋、只知道缩瑟在角落里的孩子,也长成了个俊俏少年。

    漓歌给扬州城门口的茶馆打杂,从他十二岁干起,现在也快四年了。
    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,他一直在等。等当年手持木剑的少年回来找他——尽管这是不大可能的。
    漓歌想:毕竟过去了十年,他也认不出我了吧。

    “小漓!这边儿再端盘桂花糕!”掌柜的吆喝道。
    “好嘞!”漓歌收回飘出城的思绪,一个转身端起几盘子糕点,笑着给各桌送去。
    他长得确实好看。尽管那头乱七八糟束起的发,还留了几撮挡住了小半张脸,仍能透过乌黑发丝看见那底下藏着的浓眉星目。

    “客官,要点儿什么?”
    闻见鞋跟踏在木地板上的清亮响声,漓歌朝来人笑笑,赶忙招呼。
   他想:这可是个有钱人!哟,这冷冰冰的气息,纯阳弟子吧?瞧瞧,这衣服,地位可不低。

    只是当他看到来人的眉目时,却愣了愣。
    这青年人一袭白衣漆衬,乌发如墨,梳成四方髫,饰以黑白发冠。剑眉入鬓,双眼微眯,薄唇更添几分冷淡。
    更重要的是,这张脸竟有几分眼熟,让漓歌说,却又说不出哪里熟悉。

    他想:大抵是来过几次的客人吧。

    遂漓歌招呼人入座,给他倒上一盏茶,笑眯眯微弯着腰。
    一般各大门派的弟子总会有些有趣的江湖经历。对于漓歌这种十五年没迈出过扬州边境的人来说,听他们道上一二便是每日的乐趣了。

    谁知这人不按常理出牌,颇为冷冰的语气,开口便是一句:“我来找人。”

    漓歌听到这话微怔,稍稍睁大了眼睛,转而立刻恢复原先表情。他点了点头,道:“客官您尽管讲,我们这儿来来往往人不少,指不定就有您要找的人呢。”
    他想:来找人的又不少,不见得这么巧。
    青年抿了一口茶,缓缓开口:“我要寻的人大抵是不好找的。”
    话音刚落,漓歌便觉自己心里一空——仍然不是那个孩子啊。
    青年略疑惑看着他这副有些失落的样子,顿了顿继续讲:“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,估摸着也有十四五岁了吧。最后一面见他,他还是个小娃娃,刚满四岁还是五岁。我只记得他孩童模样,还有名字里有个歌字,故不便寻找。”

    漓歌沉默了少时,试探地轻声开口。
    “虫哥哥?”

    青年本垂着的头忽然转向漓歌,这下是轮到他惊讶了。
    “你是当时扬州城那个跟着我的小叫花子?”
    漓歌听着心里不满:“我哪里是叫花子了,只是衣服破了点人脏了点...没有爹妈而已。”说着说着连自己都有些心虚,声音渐渐弱了下去。

    那人竟低声笑了起来,漓歌着实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。他看着那人墨色双眸与方才相比多了几分笑意。
    那人问:“你叫什么?”
    漓歌:“漓歌。虫哥哥你这也不记得吗?”
    那人:“嗯......那段时间的事有很多都记不清了。不过我还记得要回来接你的,徒弟。”
    漓歌对这个称呼不解,颇为纳闷:“我怎么就是你徒弟了呢?”
    “小时候答应我的啊。”青年伸手揉了揉他的头,笑了笑,“还有,我叫朴冲,不是虫。”
    “行吧。虫哥哥,你现在是纯阳弟子了,这下山一趟回来找我,也待不了几天啊。我还想出去玩玩呢...”
    漓歌有些沮丧。
    “所以,你是我徒弟啊。”青年又一次强调了徒弟二字,“怎么?漓歌小时候说的话不能当真吗?”

    “那你又为什么在等我?”

《白雪予你》气剑

关键词:真天然忠犬攻x假正经老流氓受‖年下 气剑

主角:朴漓歌‖朴冲

    这是一个:扬州小小叫花子长成少年,被当年的真清纯小少年,如今的假正经老流氓捡回纯阳的故事。

费总。生日快乐。

    费渡看着他,突然露出一点不太明显的笑意,只是背着光,看不分明。

    他说:“是我遇到你的那天。”


明天还有事,来不及上色了..背光不会表现orz。

ps.记得在小说里看到过费渡像是毒蛇之类的形容。于是就搞了p2...。不喜欢的话装作没看到就好。

巍澜夫夫三十题 3

3.在门前接吻,然后投入各自的工作

    沈巍多年的习惯成了日常,尽管二人已经是正正经经众人皆知地在一起了,却会时不时下意识躲避邻居们。
    很平常的早晨,沈巍依旧起得早,如往常一样做好早餐叫醒赵云澜。
    两人在这种温馨的气氛下吃好了早饭,赵云澜看了眼时间发现得出门了,他家沈教授今天上午也有课,不过离得近倒是可以出门晚些。
    “我也差不多走了。”沈巍看着赵云澜,好像懂他将行欲留是为什么一般,套上外套领着公文包到门口换鞋。
    赵云澜:“...小巍”
    沈巍弯着腰系鞋带的姿势顿了顿,难以察觉地睁了双眼,又在瞬间恢复原本波澜不惊的神情。
    赵云澜静静地待他站起身,凑到他面前咧嘴笑着。
    沈巍有预感,他这么叫完自己还凑上来笑嘻嘻,绝对不会有什么正经事要说。
    沈巍:“怎么了吗?”
    窗户射进屋的光正巧被挂橱挡住大半,清晨特有的暖阳斜斜扫在沈巍侧脸,突出了他的轮廓,柔和面容平添了几分硬气。
    赵云澜微微眯了眸子,手搭上沈巍的腰,对着那双薄唇就亲了上去,末了还用舌尖掠过人唇角。
    沈巍愣了片刻,垂下眼弯起了唇,睫毛打下的阴影映在左半阳光照着的脸,骨节分明的手牵起赵云澜,指腹摩挲过对方手背。
    他稍微低了点头,就抬了眸看着赵云澜,黑瞳深不见底,仿佛那以下只剩虚无,就如沈巍这个人一样。
    赵云澜正被他盯得幸福,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——是出门的闹钟。
    “再不走要来不及了,走吧我的沈教授。”他随手摁掉闹钟,牵着沈巍的手就出了门。
    锁门时见到邻居沈巍才反应过来还牵着手,慌忙松开手,略显不好意思对赵云澜笑了一下。
    隔壁的大妈经过,正好看到一脸小媳妇儿样的沈巍,笑着轻轻嘀咕了一句:“年轻人啊。”
    尽管邻居们不说,但谁都清楚这对小情侣一天天的有多腻歪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依旧小学生文笔。
有ooc的话属于我。
如果有什么地方ooc了请各位大方指出。谢谢!
巍澜夫夫三十题2指路:http://xuanyiqing002.lofter.com/post/1e92f426_eea615c6

1指路:http://xuanyiqing002.lofter.com/post/1e92f426_eea54181

巍澜夫夫三十题 2

2.搂着对方的腰帮他刮胡子

    赵云澜早上起床呆在厕所里几乎半个小时,直到沈巍都怀疑:“他是不是刷牙的时候昏过去了?”准备进去看看,这才从门后面探出个乱糟糟的脑袋。

    “哎,沈巍你说我胡子是不是太长了…”他招招手叫沈巍过来,摸了摸自己下巴冒出头的一点儿胡茬皱了皱眉。

    “嗯,有一点。”沈巍颇为认真盯着他脸上那点儿青茬看了一会儿,若有所思应答。
    “那,老婆给我刮刮呗?”赵云澜咧嘴握着沈巍的手移到自己下巴上,微微抬起头,下颌线被勾勒得明显,倒显得性感。
    “……”沈巍压制住心里扑上去的冲动,隐了眸中一抹兴奋,微红着耳朵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 赵云澜二话不说把人往怀里一带,顺势关上门。
    他早上起来还没穿上衣,刚脱下的t恤丢在洗手台上,赤裸着上身,隔着沈巍衬衫都能感觉到他身上极低的温度,不知为何心头一股难过,紧了臂弯让沈巍更贴紧自己。“来,就这样刮。”

    “云澜!……”沈巍贴到他身体的一刹那,感觉明显被搂得更紧了些,本想推开他的手也停下,大抵是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“刮胡刀给我…”。赵云澜伸手把柜子上刮胡刀和刮胡膏递给他,同时松了些手,好让沈巍有活动空间。

    整个过程都很安静。屋内只有赵云澜偶尔改变姿势时指尖蹭过衬衫的沙沙声,屋外倒是有一两声鸟啼,但不像龙城的早晨,今天太过安静。
    两人好像各怀心事,沈巍只是安安静静地动手,赵云澜也只是沉默着看他。

    “好了。”沈巍把工具放在水池边上,轻轻挣了两下。“对不起。”赵云澜没有松手,反而出乎意料地道了句歉,猝不及防的话语使沈巍略睁大了眼睛——哪怕他心知肚明。
    “对不起,让你等了那么久。”赵云澜对着他笑了笑,凑近在唇上落下轻吻,“是为夫的失误。”

    沈巍也不在意那称呼了,对他来说都无所谓。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提到,可这一提,沈巍倒是鼻子一酸,掩了内心波动,伸手把赵云澜往怀里带了带,附耳轻声:“没关系,这一万年很值得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依旧,ooc属于我
巍澜夫夫三十题1指路:http://xuanyiqing002.lofter.com/post/1e92f426_eea54181

不好看我也要自己产粮喂饱自己!!
嗑爆楚郭。😭

原著楚郭,我觉得我一辈子画不好楚哥orz

巍澜夫夫三十题 1

1.“还不起床吗?”“等你来亲我啊。”

    沈巍多少年来一直是浅眠,最近难得睡得熟了却仍改不掉早起的习惯。

    这些天龙城总是见不到大太阳,早晨稀薄阳光,透过厚重云层洒在床头。沈巍感受到这少得可怜的阳光,睁眼起了身。
    他感觉,有什么东西死死扒着自己的腰,转头一看——好领导赵处长,又像个八爪鱼一样缠着自己。

    沈巍向来清冷的眸中多了一丝宠溺,唇角忍不住微微弯起,半阖了眼轻笑一声,小心地把赵云澜缠在自己身上的四肢拨下来,摆好,再给他盖上了被子掖好被角,这才起身洗漱。

    赵云澜眼睛眯成缝,悄悄瞥了起身的人一眼。

    “还没醒吗?”沈巍把早饭端上桌,无奈看了眼赵云澜。“怎么这么能睡的。”沈巍摆好饭菜转身去厨房洗手,心里不住想着。

    赵云澜一直等到他穿戴整齐坐在自己身边,才装作梦中转醒的样子缓缓睁开眼,迷迷糊糊盯着沈巍看了几秒,翻个身抬眼蹦出早安。

    “才醒?”沈巍端坐着低头回以他认真眼神。“嗯,而且还不想起。”赵云澜看了看时间,打个哈欠。
    “还不起床吗?不会来不……”“怕什么。”赵云澜伸出手指勾了勾,示意沈巍凑近些,顺便打断了人的话,“这不等着你来亲我嘛。”

    沈巍愣了片刻,面上还是一副认真严肃,耳朵尖却是红了不少:“胡闹。”
    “不亲就不起,迟到我倒是不怕。”赵云澜挑了挑眉,一脸无所谓,倒还真扯了被子转身欲继续睡。
    “哎…。”沈巍到底是坳不过他,想到这家伙说什么还真有可能会做,俯身飞速在人唇上一点,别过头去厨房给他拿牛奶了。

    三好青年优秀恋人赵处长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了得逞的笑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垃圾文笔,轻喷。
ooc属于我。
非常欢迎各位私聊滴滴我指出ooc之处并一起探讨巍澜二位的奥♂秘

占tag致歉。!!!
想宣宣群...。群里人少好冷的!

#试图用渣戏吸引眼球。#
《Jack》(鹅妈妈童谣)

“狩猎场”格外阴暗,隐在迷雾中的枯枝断叶,帮助自己掩盖了身型。路边竟还有几朵红玫瑰盛开着,即便是玫瑰殷红如血的花瓣也染上了几分诡秘。伸手轻折一支,用指尖刀刃削齐了末端,别在手杖上装点。

“Jack be nimble,Jack be quick...”
(杰克是敏捷的,杰克是快的......)

悠闲哼着小曲儿穿过教堂破败却仍保持着整齐的木椅,荆棘遍地的泥土上还留着求生者的脚印,掺杂着血迹的脚印。

顺着脚印一路前去,痕迹愈发明显,耳边也渐渐响起了细微紧张喘息声。面具下“嘴角”扬起,放轻了步伐渐渐靠近,已经在可见范围内了,美味的猎物。

恐惧氛围随着靠近逐渐增强,目标正瑟瑟发抖蹲在草丛中。

“...Jack jump over the candle-stick...”
(......杰克跳过了烛台......)

扬起左手挥去,隐约听见他心脏骤停漏跳了一拍,随即是一声惊叫。

“啊......迷雾中的恐惧,真是美味。”

看着他磕绊着跑去,不紧不慢跨开了步伐,低沉嗓音穿透迷雾,哼着的仍是那首童谣。

“Jack be nimble,Jack be quick,Jack......”

小头像。准备一天一张慢慢画完全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