雁南south。

养不起女儿耗不起肝
画不动同人写不动文
你好,我叫咸鱼。

设定:rak 杰克与小淑女

呃靠小淑女太可爱了8。!!!

半小时摸鱼xx

rak太太的杰克与小淑女设定!!不知道可不可以画💦💦太太要是介意的话我立刻就删!

[章海]恋爱、晨起、茶。

💦💦啊!!!!!太可爱了55555


九重现实.:

#梗cr  @共鳴解凍 !这位太太我吹爆!


——All about love。


对于Squid来说,几乎有一个早晨能比这个早晨更糟糕。从他穿着睡衣从床上醒来那一秒开始,这个早晨就注定让人大吃一惊。


其实也没什么糟糕的,只是他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旁躺着海绵宝宝。


??昨天他喝醉以后到底干了什么事。


Squid快速翻身下床,扶着墙壁捂着嘴才憋住了那句“wtf??”颤抖着穿上拖鞋走出房间,浑浑噩噩瘫在沙发上,清晨还是有些冷的,他打了个喷嚏。


周围静的出奇,他突然有些不可置信。
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Sponge?是从他快速的做蟹堡王开始的,或是从他每次早上吵醒自己开始的,还是从每一次对视开始的?


或许连自己都不知道答案吧,烦死了。Squid小声咒骂了一句该死的。但却很轻,可能是照顾楼上的海绵宝宝吧。他站起来给自己泡红茶,方糖三块正好,不甜不腻,放在一旁的碟子上。


他拿起那张反复翻看的报纸,继续看起那些所谓新闻但却根本算不上的大篇文章,那些细小的文字看的他眼花缭乱,发起了呆。


让他回过神的是Sponge的一声痛。


该死的,真的乱做了。


他赶忙放下报纸走上楼,打开房门的时候却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。要是能天天看到怕是死而无憾。


Sponge正半眯着眼睛,颤抖着忍着痛系着衬衫的扣子,领带松散着,似乎是没注意到一般继续系着扣子。衬衫刚好不好遮住下身某个部位,察觉到开门声音软兮兮开口唤一声。


“呜…Squid…早上好…”


???什么早上好你先把你的衣服穿好!那么想着的Squid往一旁看着,脸上泛起可疑的红晕。随便嘱咐了几句就关门下楼了。


红茶已经煮好了,他拿起茶壶倒进杯子里,望着杯子里的红茶,心里泛起一阵阵波纹。放方糖的手快速无比,搅拌着看着方糖溶化在水里,举起喝了一口,太甜了。他想,才发现自己愣是加了六颗方糖。怪不得。


可是平时也没见自己这幅样子,真是让人不爽。


“Squid——!”
“Sponge…小声一点…”
“Squid,我也想喝!”
“不可以,小孩子不能喝。”
“可是我想喝——~”
“一小口。”
“一小口!”


周围的空气仿佛也是粉色的呢(??)

【章海/pwp】jeg lover å være god(一个失败的放置普雷)

呃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完事儿了。

章海真棒💦


咣当君:

因为是拟人,为了看起来不那么出戏,把名字做了点调整(。


Bob - 海绵宝宝(SpongeBob)


Edward - 章鱼哥(Squidward)


Patrick - 派大星(Patrick)

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SkNnnPKapggiGnYD


(最后不要脸地求评论(网络乞丐.jpg

4868约瑟夫给自己摸了个头像。
快考试了。
寒假再好好画个约美人8💦

【病态爱恋。】

我。磕爆殓摄。!!!
依旧比例崩掉了的大头娃娃。💦💦💦

上课快乐摸鱼。伊莱真可爱555555。

《白雪予你》壹

1.遇。

    漓歌不知道他姓什么,自从有记忆开始就是无止境的流浪。

    其实他还记得一点小时候的事,大概在三四岁的时候,身边是有个孩子的,高他一个多头,漓歌叫他虫哥哥。但是记忆里他的言行举止显得有些老练,实在是与这张少年模样的脸配起来。
    于是漓歌就把他当成了一个错杂的记忆,大概是缺乏关怀导致的幻想吧。他这么想。

    “我要去一座高山,那儿雪顶寒风,不能带你去了。但是你放心,我会回来找你的。”
    漓歌记得那个孩临走前对他说过这番话,留下个胡桃木雕成的挂坠,便拿着把粗糙木剑独身离开,把刚刚五岁的他留在了扬州。

    已经过去了十年,那时吸着鼻子踩着破鞋、只知道缩瑟在角落里的孩子,也长成了个俊俏少年。

    漓歌给扬州城门口的茶馆打杂,从他十二岁干起,现在也快四年了。
    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,他一直在等。等当年手持木剑的少年回来找他——尽管这是不大可能的。
    漓歌想:毕竟过去了十年,他也认不出我了吧。

    “小漓!这边儿再端盘桂花糕!”掌柜的吆喝道。
    “好嘞!”漓歌收回飘出城的思绪,一个转身端起几盘子糕点,笑着给各桌送去。
    他长得确实好看。尽管那头乱七八糟束起的发,还留了几撮挡住了小半张脸,仍能透过乌黑发丝看见那底下藏着的浓眉星目。

    “客官,要点儿什么?”
    闻见鞋跟踏在木地板上的清亮响声,漓歌朝来人笑笑,赶忙招呼。
   他想:这可是个有钱人!哟,这冷冰冰的气息,纯阳弟子吧?瞧瞧,这衣服,地位可不低。

    只是当他看到来人的眉目时,却愣了愣。
    这青年人一袭白衣漆衬,乌发如墨,梳成四方髫,饰以黑白发冠。剑眉入鬓,双眼微眯,薄唇更添几分冷淡。
    更重要的是,这张脸竟有几分眼熟,让漓歌说,却又说不出哪里熟悉。

    他想:大抵是来过几次的客人吧。

    遂漓歌招呼人入座,给他倒上一盏茶,笑眯眯微弯着腰。
    一般各大门派的弟子总会有些有趣的江湖经历。对于漓歌这种十五年没迈出过扬州边境的人来说,听他们道上一二便是每日的乐趣了。

    谁知这人不按常理出牌,颇为冷冰的语气,开口便是一句:“我来找人。”

    漓歌听到这话微怔,稍稍睁大了眼睛,转而立刻恢复原先表情。他点了点头,道:“客官您尽管讲,我们这儿来来往往人不少,指不定就有您要找的人呢。”
    他想:来找人的又不少,不见得这么巧。
    青年抿了一口茶,缓缓开口:“我要寻的人大抵是不好找的。”
    话音刚落,漓歌便觉自己心里一空——仍然不是那个孩子啊。
    青年略疑惑看着他这副有些失落的样子,顿了顿继续讲:“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,估摸着也有十四五岁了吧。最后一面见他,他还是个小娃娃,刚满四岁还是五岁。我只记得他孩童模样,还有名字里有个歌字,故不便寻找。”

    漓歌沉默了少时,试探地轻声开口。
    “虫哥哥?”

    青年本垂着的头忽然转向漓歌,这下是轮到他惊讶了。
    “你是当时扬州城那个跟着我的小叫花子?”
    漓歌听着心里不满:“我哪里是叫花子了,只是衣服破了点人脏了点...没有爹妈而已。”说着说着连自己都有些心虚,声音渐渐弱了下去。

    那人竟低声笑了起来,漓歌着实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。他看着那人墨色双眸与方才相比多了几分笑意。
    那人问:“你叫什么?”
    漓歌:“漓歌。虫哥哥你这也不记得吗?”
    那人:“嗯......那段时间的事有很多都记不清了。不过我还记得要回来接你的,徒弟。”
    漓歌对这个称呼不解,颇为纳闷:“我怎么就是你徒弟了呢?”
    “小时候答应我的啊。”青年伸手揉了揉他的头,笑了笑,“还有,我叫朴冲,不是虫。”
    “行吧。虫哥哥,你现在是纯阳弟子了,这下山一趟回来找我,也待不了几天啊。我还想出去玩玩呢...”
    漓歌有些沮丧。
    “所以,你是我徒弟啊。”青年又一次强调了徒弟二字,“怎么?漓歌小时候说的话不能当真吗?”

    “那你又为什么在等我?”

《白雪予你》气剑

关键词:真天然忠犬攻x假正经老流氓受‖年下 气剑

主角:朴漓歌‖朴冲

    这是一个:扬州小小叫花子长成少年,被当年的真清纯小少年,如今的假正经老流氓捡回纯阳的故事。

费总。生日快乐。

    费渡看着他,突然露出一点不太明显的笑意,只是背着光,看不分明。

    他说:“是我遇到你的那天。”


明天还有事,来不及上色了..背光不会表现orz。

ps.记得在小说里看到过费渡像是毒蛇之类的形容。于是就搞了p2...。不喜欢的话装作没看到就好。